明日

记我理所当然的死亡

她还是老年痴呆,对很多事情一阵懵懂一阵清醒。有时几只不知道是谁家的狗走过去,她也当是自己的,拿点剩饭喂它。有时也会望向某个方向,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来?
还记得那一次我要去看她了,舅妈很开心的对她说,你远地有外孙女要来看你呢。她楞了很久,一阵大笑,我哪里有什么外孙女。
我想到她还是会掉眼泪,我也始终不看直面望向她。我只能每次都找地方一个人抹掉眼泪。
每次我要走了,她都会笑笑对我说,一定要过得好点啊。我照例是表面敷衍,不敢听下去。因为我实在是对不起她。
今天重阳,希望她和他都能快乐。

虽然有点俗套了
但我希望能与你们约好来日方长
你们会介意吗?

一点点七月份出去玩的照片
其实还挺喜欢第一张的。
云南泸沽湖,水一片绿,很幽静很可爱。

前几天在学校散步
碰到一只小鸟
它死掉了
眼镜禁闭翅膀缩着
夕阳和蚂蚁一道爬上它的身体

要开学了
发点乱七八糟

很久之前,甚至是忘了时间

事情突然变成了最坏的那个样子,一切都是因为我啊。为什么要向我道歉呢,为什么要这样子做,明明该道歉的人是我,可是我却没有。为什么还要一边泪如泉涌一边拼命安慰我,我们的位置不应该是倒过来的吗。可是我哭不出来,我不能再哭了。我要憋着。我要让你们冷静下来,要努力,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,走的道路有多么糟糕,我都要坚持住,我不能退缩,我不能再让你们伤心惭愧了。
还是流眼泪了,目前的我太软弱,表面上什么都没有,但其实是心里根本没有了任何反应。什么时候才可以让你们安心呢?

很是懦弱的

突如其来的害怕,一直以来的不甘,

离这里远点,求求你,不要再过来了,不要再靠近了,滚出去,好吗?